">
下载
  • 成都年会企业_企业年会_场地推荐_年会布置 title="成都年会企业_企业年会_场地推荐_年会布置"
  • 成都年会策划哪家好?新春年会晚会策划 title="成都年会策划哪家好?新春年会晚会策划"
  • 成都大型年会策划承办企业_四川年会布置_年会晚会策划 title="成都大型年会策划承办企业_四川年会布置_年会晚会策划"
  • 成都年会布置_四川年会策划_年会策划多少钱? title="成都年会布置_四川年会策划_年会策划多少钱?"
  • 成都年会晚会活动策划专业企业 title="成都年会晚会活动策划专业企业"
  • 有创意的年会策划方案 title="有创意的年会策划方案"
  • 成都年会策划企业_迎新年晚会_策划方案流程 title="成都年会策划企业_迎新年晚会_策划方案流程"
  • 成都年会策划_员工表彰_文艺晚会_布置企业 title="成都年会策划_员工表彰_文艺晚会_布置企业"
活动企业资讯

一场关于纾解股权质押的中关村闭门会

必赢成都亚洲娱乐城(服务领域包含大型会务会议、论坛峰会、年会策划,开业庆典开幕、发布会、庆典晚会、高端酒会、展览会议等),每天都有关于活动策划类最新资讯和商业资讯,欢迎你每天来获取干货常识!了解最新商业动态!长春桥路的一间会议室正在酝酿一次“救援行动”,他们救援的目标指向了6公里外的中关村。

10月19日上午,北京海淀区政府201会议室,一次政银企座谈会正在进行之中,参与会议的包括13家民营上市企业——其中12家均来自中关村园区,同时还包括6家银行、3家投资机构。

在这次会议举行的同时,各类资讯App在手机屏幕上弹出一系列的消息,国务院副总理刘鹤、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一个早上接连发声,谈话的主题均指向了证券市场。

这间会议室内讨论的问题也是如此,13家上市企业接连提出目前面临的困境:最主要的问题来自于股权质押造成的上市企业或控股股东方面的问题;其次,流动性问题也值得关注,一些企业的银行贷款额度在今年出现了大幅度下降;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个问题:信心,信心需要重振。

从深圳到北京,所有的民营上市企业无疑都在关注这三个问题,但是在海淀,会议室中所代表的企业群体仍具有足够的特殊性——海淀中关村,聚集着中国最庞大的民营科技企业群体,他们不仅占据了北京上市企业的半边天,同时,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今天,其中一些企业仍然保持了较高业绩增长。“从大家调研的情况来看,中关村内的企业近年的整体表现要优于整个A股上市企业”,中关村上市企业协会秘书长郭伟琼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眼前的困境需要化解,海淀区政府动作迅速。在9月26日,北京证监局已经和海淀区政府讨论了目前现阶段海淀区上市企业面临的流动性风险、退市风险、大股东质押爆仓风险及IPO挂牌节奏放缓等情况。一支用于帮助民营科技企业化解股权质押困境的基金也已经完成了数次竞调。

在这次会议的尾声,海淀区政府相关负责人海淀区相关领导表示政府、银行、企业要增进共识、增强信心,同时也要各司其职。北京市政府的态度很明朗,要积极支撑上市企业解决困难,区政府将会在近期拿出一整套支撑上市企业的工作措施,市级财政也会进行配合。

多家企业股权质押率已达90%以上

神州高铁、启明星辰、碧水源、飞利信、邦讯技术、信威集团、汉邦高科、千方科技、大北农、引力传媒、乾景园林、拉卡拉(蓝色光标股东方),这是参与此次座谈会的13家民营上市企业,其中除引力传媒外,其余的企业均为中关村上市企业。

每位企业代表有5-8分钟发言时间,神州高铁的董秘在用了一分钟先容企业的股价下跌的情况后即被政府方打断,“尽量不要说过程,说对银行和政府的建议,过程大家都知道”会议的主持方表示。

尽管于会议讨论主旨无助益,但是神州高铁董秘所提出的这个问题依然是整个困境的起因:在2018年受到各种经济形势的影响,整个证券市场出现多次下探,至10月17日,上证综指跌幅22.54%,最大回撤达28%。

股价下跌使得此前质押的股权不断逼近平仓线,如果被金融机构强制平仓,则有可能引发又一轮的股价下挫,为防止这一现象的出现,上市企业不得不进行补充质押,由此股权抵押占比不断攀升——会议中的一位上市企业董秘提供了一个数据,如果一家上市企业在3年前质押20%的股权,那么按照最近三年指数走势,这一企业股权质押率会增长到100%。

中关村的一些明星企业在过去的数月中遭遇了挫折,其中被普遍关注的是东方园林。按照公开资料显示至2018年10月17日,东方园林股票质押已经占到了总股本的46.07%,且股价在近五个月时间已经跌去六成,逼近平仓线。

相较于上市企业本身的股权质押问题,在此次的座谈会中,控制人及一致行动人的股权质押问题受到了更多关注:多家企业的控股人股权质押率已经达到其持有股权的90%以上,这也意味着当平仓发生时,这些控制人将失去对企业的控制权,信威集团前三大股东累计质押股票占其持有股票的比例达到占比96%,碧水源控股人质押比例也超过了90%。

一个说明是:由于一些新技术需要大量研发,又不能迅速产生回报,因此很难装入上市企业资产,一般会单独成立。为此,控股人需要利用股权质押资金来投入新技术研发。“大家控股人质押来的资金都是进行技术收购、研发,没有用来个人消费”,大北农的参会代表在会上表示。

此外,流动性的问题也被提及,郭伟琼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民营科技企业普遍都是轻资产模式,而目前银行贷款普遍看重固定资产,因此在传统融资渠道上有劣势。

在一些上市企业来看,这本身就是股权质押的原因之一:由于融资渠道减少,企业不得不持续进行股权质押,又因为股价不断下跌,质押比例不得不不断提高。

169笔“已到平仓线”状态

海淀区是北京上市企业最为集中的区域,而中关村又是海淀地区上市企业最为集中的区域,按照此前媒体统计,北京辖区310家上市企业中,位于中关村园区的多达222家,几乎包含了辖区除个别大型央企和金融地产企业以外的所有上市企业。

更为重要的是,聚集在中关村的上市企业主体为民营科技类企业,这些企业被认为是中国经济未来的发展动力。

那么,目前中关村民营企业的股权质押问题到底是什么状态呢?

经济观察报根据中关村50指数——以中关村科技园上市企业为样本编织的股票指数,样本企业总计50家,每年1月、7月会进行一次调整——梳理出了50家具有代表性的上市企业。

梳理结果显示,截至2018年10月12日,50家上市企业的股权质押数量占总股本的比例平均为13.56%。但是,在剔除掉国有企业后(上市企业股权结构较为复杂,在本次统计中,国资取得控股权的企业视为国有企业),剩下的30家民营企业企业的股权质押数量占总股本的比例平均就增长至20%左右。

其中数家环保、园林工程企业股权质押比例较高,神雾环保、东方园林、清新环境等上市企业股权质押比例均在40%以上。

中关村上市企业协会提供给经济观察报的一份报告显示,2018年1月1日至2018年10月15日,中关村共有133家上市企业进行了1226次股票质押交易,股票质押股票数量达到121.17亿股,参考市值为1430.25亿元。相较上年同期,股票质押交易次数上涨22.48%。

更加值得关注的是,按照这份报告的内容,至10月15日,169笔中关村上市企业股权质押交易预警状态为处于“已到平仓线”状态,占交易笔数的13.78%;78笔交易处于“已到预警线与平仓线区间”状态,占比6.36%;其余979笔交易处于“未到预警线”状态,占比79.85%。

仅从股权质押数据来看,中关村民营企业正在面临巨大的挑战,但是容易被这一近况掩盖的是,这些企业中相当比例依然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在此次参会的13家上市企业中,2018年上半年净利润实现上涨的企业达到8家,其中数家企业在2018年净利润保持了高速增长的态势。

“大家正在进行中关村上市企业的调研报告,这个报告将会在近期推出,本来这个在统计前,大家保持了比较谨慎的态度,毕竟经济下行的压力还是比较大;但是按照大家统计后发现,情况比大家想的要好很多,以2017年的研发数据,A股平均研发强度是3%左右,但是中关村上市企业中研发投入超过5%的企业就占到了一半以上,这就是中关村的价值”郭伟琼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一整套支撑措施在路上

如何帮助这些还具有旺盛生命力的企业脱离困局?

海淀区政府已经出手,一支总额度为100亿元的优质科技企业发展基金——按照北京证监会10月16日披露的信息显示,海淀区属国资和东兴证券发起设立了支撑优质科技企业发展基金,基金规模100亿元,首期20亿元已完成募资,通过受让不超过上市企业总股本10%的股权,帮助民营科技上市企业化解股票质押风险等——已经开始运作,并陆续完成了多次竞调,参与到民营科技上市企业的股权质押风险化解中。

东方园林也于10月18日发布公告称实际控制人何巧女和唐凯拟出让占东方园林总股本不低于10%的股权,筹集资金用于归还股票质押融资,目前东方园林已经与相关央企、地方国资进行了多轮有关股权转让的谈判。

其他的企业怎么办?下一步的动作是什么?

参与会议的民营上市企业抓住机会,每一家企业都提出了对于资金、政策、税收方面的需求。总体而言,普遍被提及的一项措施是提高质押折扣率——目前股权质押折扣率普遍为3折左右,这意味着当你质押市值100万的股票,能获得30万左右的资金——一些民营企业希翼股权质押折扣率能够提高到5-7折;此外,参与会议的民营企业普遍希翼或者能够通过政府、国资基金出资设立基金,一方面可以补充流动性,另一方面可以实现债权的转移,即从金融机构转移至更稳定的政府性、国资性基金。

金融机构泼了冷水,北京国际信托的参会人员直接的指出了提高折扣率的不可操作性,股权质押的折扣率被证监会的政策、资管新规和质押时签订的协议三层所制约,如果要改变折扣率,就需要打通从微观协议到宏观政策的整个通道。

一些金融机构提出了一条建议,他们希翼政府能够提供一张“白名单”,这张白名单内的企业需要有更好的信用资质和基本面情况,金融机构可以根据这一名单来提供相关金融服务;协会也持有同样的态度,这种由政府进行背书的名单被认为可以更好的解决金融机构和民营企业间的信息不对称问题,但是一个难点是:政府将会依据什么样的标准来制订这张白名单?如果只凭借资产和业绩,那么科技企业的特殊性又体现在何处?

对于民营企业反映的有关融资额度缩减的问题,金融机构则呈现了更加谨慎的态度,他们罗列出了大量数据以证明在2018年他们所在的金融机构向民营企业提供的贷款金额并未减少,反而增加了。一家并购基金负责人还进一步的建议上市企业,至目前的境地并非仅仅是环境所致,他们需要从中汲取教训。“如果他们能挺过去,一些中关村民营企业的领头人确实需要汲取教训”,郭伟琼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无论如何,政府下一步的扶持政策还在酝酿,在会议上海淀区政府的相关人士已经表示北京市市政府的态度已经非常明朗,会积极支撑上市企业,市财政也会配合区里的各项措施,区政府则将会在近期拿出一整套支撑上市企业的工作措施。

在区政府的相关人士看来,在未来一段时间,政府、企业、银行需要增进共识、增强信心、各司其职,也要做好在一段时间内共克时艰的准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